核心提示: 4月8日下午,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别离见了两位外国领导人:一位是初次对我国进行国事拜访的瑞士联邦主席施奈德-阿曼,一位是再次就任斯里兰卡总理后初次访华的维克勒马

4月8日下午,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别离见了两位外国领导人:一位是初次对我国进行国事拜访的瑞士联邦主席施奈德-阿曼,一位是再次就任斯里兰卡总理后初次访华的维克勒马辛哈。

  晤谈中,习主席亲热地称号这两位外宾为“我国人民的老朋友”。“老朋友”从何而来?习主席同他们谈了些啥话题?会晤对中瑞、中斯双边联系有何主要意义?一起来看看。

  【立异战略伙伴:中瑞联系“新时代”】

  2016年4月8日,习近平主席同施奈德-阿曼谈判时,两边一起决议树立中瑞立异战略伙伴联系。一起两边一起宣布了对于树立立异战略伙伴联系的联合声明,以协作文件方式确认了这种新的联系定位。

  “立异”,是现在我国的“高频词”,位列五大开展理念之首。而瑞士则是立异的国度,这次我国初次同瑞士树立“立异战略伙伴联系”,为两国联系开展发明了新的机会。

  “立异战略伙伴联系”的提出是有来头的,习近平主席说得很理解:开拓立异是中瑞联系最突 出的特色。为此,他提出了详细执行办法,包括“把我国实施立异驱动战略同瑞士的立异优势相结合”“支撑两国搭树立异协作渠道,开展企业、高校、科研机构间 立异协作”“深化在可再生能源、现代生态农业、节能环保、医药等范畴互利协作”等。

  施奈德-阿曼对两边达到的这一重大成果“感到高兴”,以为瑞中协作进入立异战略伙伴联系新时代,一起期望进一步加强同中方在科技、立异、环保等许多范畴的交流协作。

  当然,两国首脑的谈判内容远不止于此。两边还就战略商量、“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建造、人文交流、国际事务和谐等达到了广泛一致。

4月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举办仪式期待瑞士联邦主席施奈德-阿曼访华。 新华社记者李学仁摄4月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举办仪式期待瑞士联邦主席施奈德-阿曼访华。 新华社记者李学仁摄

  中瑞联系“晋级”是瓜熟蒂落的成果。看看下面中瑞联系开展进程中的多个“榜首”,我们就会理解了。

  1950年9月,瑞士与我国建交,变成最早与我国建交的西方国家之一;

  1980年,瑞士企业与中方成立了榜首家中外合资的工业企业;

  2007年,瑞士变成榜首个供认我国彻底市场经济位置的欧洲国家;

  2013年7月,瑞士变成榜首个与我国签署自贸协议的欧洲大陆国家;

  ……

  【中斯联系再上一个“新台阶”】

  中斯友谊说起来话就长了。我国和斯里兰卡有高僧法显开启的千年佛缘,有郑和七次远洋帆海的前史枢纽,有祸患见真情的“米胶协议”,更有两国人民在印度洋海啸和汶川地震中同舟共济的感人美谈。

  这些年中斯领导人也坚持着亲近联系。2014年9月,习主席对斯里兰卡进行国事拜访;2015年3月,习主席又在国内接待了来华进行国事拜访并到会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的斯里兰卡新任总统西里塞纳。

  习近平主席说:经过这些触摸,我对中斯友爱协作有了更深的领会,也对中斯联系开展前景充满决心。

  正因为有决心,习近平主席在会晤维克勒马辛哈时提出,愿推进两国真挚协作、代代友爱的战略协作伙伴联系不断迈上新台阶。

4月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晤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 新华社记者丁林摄4月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晤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 新华社记者丁林摄

  为此,习近平主席提出达到这个方针的路径:

  ——中斯能够将两边开展战略愈加严密地对接起来,在开展中不断提高两国联系;

  ——两边要坚持高层往来气势,加强战略交流,从久远和战略高度掌握中斯联系开展方向,做好两国联系及各范畴协作的顶层规划;

  ——中斯是“一带一路”建造主要协作伙伴,两边要以此为关键加强统筹规划,深化在交易、基础设施、工业园区、加工制造业、产能、科技、海洋等范畴务实协作;

  ——中方将积极讨论协助斯里兰卡建造医疗卫生等项目,附和两边加强在旅行、教学、文化等范畴协作,让中斯友爱惠及更多通常民众,夯实中斯友爱的社会基础;

  ——中方愿同斯方继续加强在联合国、东盟区域论坛、南盟等结构内的交流和和谐。

  这些主要的协作建议为中斯将来协作指明了方向。

2015年5月23日,一艘集装箱船正在科伦坡南港码头装卸货物,该码头是我国和斯里兰卡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务实对接标杆项目。 新华社记者黄海敏摄  2015年5月23日,一艘集装箱船正在科伦坡南港码头装卸货物,该码头是我国和斯里兰卡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务实对接标杆项目。 新华社记者黄海敏摄

  仔细的读者或许会提出疑问:为啥习主席同施奈德-阿曼举办的是谈判,而与维克勒马辛哈则是会晤呢?这里补充一点交际“小贴士”:谈判通常是在同级其他领导人之间进行,而非同级别领导人之间通常是会晤。

  【为何是“我国人民的老朋友”】

  对于施奈德-阿曼这位“老朋友”,习主席当天谈判开始时如是评估:长期致力于推进两国务实协作,我对此深表欣赏。

  经过两个例子,能够对施奈德-阿曼的贡献窥见一斑:一是在2013年7月,他以瑞士联邦委员兼经济部长的身份同中方签署中瑞自贸协议;二是2015年6月,他又特地来到北京,代表瑞士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议》上签字。

2013年7月6日,我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和瑞士联邦委员兼经济部长约翰·施奈德-阿曼在北京正式签署我国-瑞士自在交易协议。新华社记者邢广利摄  2013年7月6日,我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和瑞士联邦委员兼经济部长约翰·施奈德-阿曼在北京正式签署我国-瑞士自在交易协议。新华社记者邢广利摄

  施奈德-阿曼自个也说,自个早年作为一名企业家时就亲近重视我国市场。而这能够上溯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

  再说说维克勒马辛哈。1979年8月,他初次访华时,年仅30岁。

  这次拜访已是维克勒马辛哈第7次访华了。2003年,他曾以总理身份对我国进行作业拜访,2012年以一致国民党首领身份访华。不过,这次的拜访是维克勒马辛哈去年再次出任总理后初次访华。

  施奈德-阿曼、维克勒马辛哈,一位来自欧州中部,一位来自南亚。在8日的晤谈中,无论是谈到的立异协作,仍是“一带一路”协作,都表现了我国和这两国的一起方针和希望,也透露出我国致力于和两国一起发明更大开展机会的交际理念。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