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中泰铁路项目启动仪式  魔鬼在细节中。经历了一年多的谈判,中国与泰国的铁路合作项目在细节上仍未达成一致。出于对贷款利率、成本等因素的考虑,泰国近日宣布将自己

 

  中泰铁路项目启动仪式  中泰铁路项目启动仪式

  魔鬼在细节中。经历了一年多的谈判,中国与泰国的铁路合作项目在细节上仍未达成一致。出于对贷款利率、成本等因素的考虑,泰国近日宣布将自己负担资金,不再寻求中国的资金支持,原定的路线也随之缩短。

  修改后的路线将只包括从泰国首都曼谷至东北部城市呵叻一段。这段铁路全长250公里,还不到此前规划路线的三分之一,终点呵叻距离泰国与老挝的边境仍有大约400公里。按照此前的方案,这条铁路将一路延伸至泰国与老挝的边境廊开,与正在建设中的中老铁路相连后,经老挝磨丁和中国磨憨可以抵达昆明。

  2015年底,两国代表曾在泰国中部大城府举行了中泰铁路合作项目启动仪式。但时隔三个月后,这一项目又再生变数。

  泰国驻华大使醍乐·倪勇对《财经》记者表示,中泰铁路合作仍有细节待敲定。他说,如果中方能提供好的出价,泰方仍会考虑使用中方的资金。

  “原则未变,我们还要推动这个铁路项目。”醍乐·倪勇说。两国政府也达成共识,即这一项目将在泰国本届政府内动工。

  谈判胶着点

  据知情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今年3月,在海南三亚举行的澜沧江-湄公河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期间,泰国总理巴育在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双边会谈中,就中泰铁路项目进行了讨论。

  会谈结束后,巴育对外宣布了泰方将独立融资的消息。在去年12月,巴育还曾就这一项目的融资安排说:“如果我们能实现100%的投资自然是好事,我们就不用和他人分享利润。但我们没有这么一大笔钱,所以我们需要合资。”

  在返回泰国接受记者采访时,巴育表示,中方对泰方的决定没有意见。

  中泰双方原定今年5月就项目的投资形式、建设成本和贷款利率作出最终决定,然后开始动工。但谈判的进展似乎并不顺利,为了打破僵局,泰国宣布了这个让外界感到有些意外的消息。

  在贷款利率上,泰国对中方提议的2.5%利率并不满意,希望中国给予的优惠利率能低至2%。

  泰国追求的是贷款利率和项目成本的“友情价”。泰国交通部长阿空在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泰铁路合作项目是连接该地区的一个重要政府间项目,也是为了纪念中泰两国建交40周年。“这正是我们为何对中方说,这是一个友谊项目,所以不要赚取任何利润。”

  双方对于成本的估算也有不同版本。中方预估的造价超过5000亿泰铢(约合142亿美元),泰方给出的数字是4000亿泰铢(约合113.6亿美元)。

  分歧还体现在泰方提议的合资企业股份结构。根据此前的谈判,项目将采取工程总承包(EPC)的形式,但后来讨论的方案也包括成立一个特殊目的载体(SPV)。泰国参与的缅甸土瓦经济特区开发项目也采用了这一形式。

  对于SPV的出资比例,双方就中方出资60%或者70%的不同方案进行了谈判。在泰方看来,这一项目作为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中方应该承担绝大部分的投资。

  但在要求中方承担更大投资额的同时,泰国又不愿意出让沿线的开发权。阿空坦言泰国选择成为独立投资者是因为它无法向中方提供其他优惠条件,包括沿线开发的权利。

  对于2%的优惠利率,泰国的参照是中国参与建设的印尼从雅加达至万隆的高铁项目。“泰国与印尼雅万高铁相比,但后者包括了土地经营开发权,在这方面泰国并没有给予。”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对《财经》记者表示。在雅万高铁项目中,中方提供了2%的贷款利率,但两国企业联合体也得到了高铁沿线的土地开发权。

  不再谋求中国的资金支持之后,泰国将通过借款来筹措资金。“泰国有借款余地。”阿空说。泰国驻华大使醍乐·倪勇对《财经》记者表示,在融资来源方面,泰国对所有人持开放态度。他说,如果中方的出价足够吸引人,泰国还是会向中方借钱。

  在许利平看来,通过宣布独立融资,巴育更多地是在释放信号,希望在谈判中获得更多筹码。

  最终的结果仍有待协商。“我们会争取尽快敲定,因为我们打算在今年8月开始动工。”醍乐·倪勇说。他没有透露新一轮谈判何时举行,但称会很快。

  新旧路线

  中泰铁路合作项目始于英拉政府时期。2013年10月,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泰国期间,中泰双方签署了被称为“高铁换大米”的协议。但次年5月,泰国政局发生变动,英拉下台,巴育接任总理,中泰高铁项目也一度被搁置。

  直到2014年12月,中泰双方在两国总理的见证下签署了《中泰铁路合作谅解备忘录》,开启了两国铁路合作新的进程。

  在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双方展开了密集的谈判,就中泰铁路合作项目的细节展开磋商。仅在2015年,中泰铁路合作联合委员会就分别在中国和泰国举行了九次会议。

  规划中的路线全长约860公里,呈“人”字形,贯穿泰国南北。它北起泰国东北部重要口岸廊开,一路向南,经乌隆府、孔敬府、呵叻府,东南方向至泰国南部工业重镇罗勇府港口玛塔卜,西南方向至泰国首都曼谷,一共途经泰国10个府。

  目前泰国铁路均采用米轨,列车时速仅为50公里。中泰铁路将是泰国首条标准轨铁路,设计时速180公里,预留时速250公里的提速条件,将全部使用中国技术、标准和装备。

  中铁建东南亚公司总经理朱锡均在去年表示,中泰铁路建成运营之后,每年或将为泰国增加200万中国游客,泰国的农产品出口将更加便利,泰国作为东盟交通枢纽的地位也会得到进一步巩固。

  巴育曾表示中泰铁路合作项目具有历史意义,必须确保在2015年10月如期开工建设。但直到去年12月,项目的启动仪式才正式举行。在泰国大城府邦芭茵县清惹克侬火车站,中国国务委员王勇、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王晓涛、泰国副总理巴金、交通部长阿空出席了仪式。王勇宣读了李克强的贺信,巴金宣读了巴育的贺信。

  一位应邀参加启动仪式的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当天举行的并非开工仪式。在启动仪式举行之际,双方仍未就合作的具体细节达成一致,在谈判中僵持不下的地方包括贷款利率、对成本的估算等。

  由于泰方最新的提议是建设时速250公里的高速铁路,而非此前设定的中速铁路,再加上泰方决定独立融资,因此中泰双方还需要就更新的细节展开讨论。

  但醍乐·倪勇强调说:“我们还会使用中国的技术。”中方将负责工程、采购、建设管理,提供列车、信号系统和轨道,泰国承包商将可以参与建设。 

  缩减后的路线将连接曼谷和呵叻两地。呵叻距离首都曼谷东北200多公里外,是泰国东北部的交通枢纽。目前,从曼谷到呵叻开车所需的时间大约为3小时。高速铁路建成后,时间将缩短至1小时。

  阿空表示,最初规划的路线造价将超过5000亿泰铢,这个投资负担对泰国而言过于沉重。从曼谷至呵叻路段,泰方预估的造价为1700亿泰铢。阿空指出,这一阶段的建设将不会成为负担,因为私营部门参与开发沿线地区带来的收益可以支付建设成本。

  但对于泰国政府提议的新路线,泰国国内出现了质疑的声音。

  泰国前总理、民主党领导人阿披实致信巴育,要求巴育政府对中泰铁路的修改方案进行重估,他认为新方案不具有经济可行性。

  泰国交通部此前预估这条铁路建成初期的年客运量可达到750万人次,长期将可达到2000万人次。阿披实认为,经过修改后的路线将只能到达呵叻,无法与中国的铁路相连,原先的假设也将不成立,这条铁路的经济价值将严重缩水。

  阿披实对泰国作为这个项目唯一投资者所面临的金融风险也表示担忧。

  暹罗商业银行经济情报中心在一份报告中说,独立投资使得泰国可以为建设合同设定条款和条件,从而给泰国相关行业带来积极影响。但对这一铁路项目的投资也可能影响国家的财政状况。“加上其他政府大型项目,这可能使未来三年内泰国公共债务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50%,达到令人担忧的状况。”目前,泰国的公共债务约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44.13%。

  对于外界的质疑,泰国交通部长阿空回应说,这是泰国更大计划中的一部分。“我们从我们已有的开始。我们不会从获得最大量中国游客这个高期待开始,因为我们对此并不确定。”他说。

 “在泰国修建大型工程项目需要克服很多障碍,这正是泰国经济在东盟国家中领先,但基础设施建设却非常落后的原因。”许利平说。他进一步解释,在土地私有化的泰国,推动工程项目成本高,需要长期的过程。加上利益集团复杂,得不到很好的协调。

  使中泰铁路项目前景更加复杂的还有泰国的政局。许利平分析说,泰国将在明年举行大选,民选政府是否会继续推进这一项目仍是未知。在泰国历史上,因政权变更导致项目搁置的情况时有发生。

  然而从长期来看,这又是一个不得不推行的项目。泰国的地理位置使得曼谷成为泛亚铁路东南亚段的关键一站,中线、东线和西线在此交会后继续延伸至吉隆坡直达终点新加坡。

  但分析人士认为需要淡化其战略意义。许利平说,在铁路“走出去”的过程中,不能过分战略化,过分战略化会成为对方向中国要高价的筹码。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