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普惠金融,顾名思义就是“普遍惠及”的金融,旨在为农民、小微企业、低收入人群、残疾人、老年人等最容易被金融机构忽视的群体提供金融服务。在中国的“十

 普惠金融,顾名思义就是“普遍惠及”的金融,旨在为农民、小微企业、低收入人群、残疾人、老年人等最容易被金融机构忽视的群体提供金融服务。在中国的“十三五”(2016年-2020年)规划中,金融业需要补的短板正在于针对上述弱势群体的金融服务,因此,推进普惠金融是中国政府未来五年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任务。

 
23日,在“供给侧改革与数字化普惠金融——人大老博士论坛圆桌会议”上,蚂蚁金服集团首席战略官陈龙表示,目前中国经济已经从投资拉动型向消费拉动型转变,随着人们消费需求日渐个性化和多样化,企业也变得更加碎片化和小微化,因此,普惠金融代表着金融业的未来。
 
在政府政策以及市场趋势的推动下,中国多家金融机构纷纷推出了普惠金融服务,这在很大程度上助力了中国小微企业、新兴产业和实体经济的发展。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小微企业贷款新增9109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多增2824亿元,比上年同期占比水平高4个百分点。3月末,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4.5%,增速比上年末高0.6个百分点,比同期大型和中型企业贷款增速分别高2个和5个百分点。
 
在业内人士看来,长期制约普惠金融发展的莫过于成本和风险问题。而互联网金融的出现则有望解决这些问题。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当天的会议中表示,数字金融为普惠金融开辟了一个新路径,通过技术可以降低供给成本、提高效率、减少风险,“数字金融可以让人们在任何时间、任何偏远地区享受到金融服务,有效降低了人工成本等金融业运营成本,在扩充信用信息、防范金融风险、评价还款人信用等方面也有很大的效果。”
 
陈龙具体分析了目前能够给普惠金融带来有益影响的三大互联网技术,“一是移动互联,这增强了金融机构触达消费者的能力;二是大数据,使得普惠金融能够更好地甄别风险;三是云计算,能让成本大大降低,以支付宝为例,支付宝的单笔支付成本两分钱,而传统方式的支付成本则需要1毛钱以上。”
 
陈龙认为,技术的革新虽然不会改变金融的本质,但将使传统的金融基础设施被改变。
 
但是,数字化对普惠金融来说也是一把“双刃剑”,运用不当也会给金融业带来打击,在各方热炒普惠金融之际也应该认清隐忧。
 
 
潘功胜表示,数字技术在降低信息的不对称性、降低金融风险的同时,也创造了新的风险。“互联网加快了信息传播的速度,当市场风险出现时,会出现快速传递效应,加大风险;电子交易系统支持高频交易,一旦发生失误,将在瞬间对市场造成巨大冲击;互联网还使得一些非法集资等行为更加隐蔽,涉及面更广,破坏性更强,反洗钱变得更加困难。”
 
此外,潘功胜认为,数字化金融也存在“数字鸿沟”的隐忧。一方面,农村人口受教育程度低,造成对数字金融接受程度更低;另一方面,金融机构利用数字技术对客户进行不公平的预想,可能会把穷人更加排斥到金融服务之外。“这将造成一部分金融户获得金融服务的困难更大。”
 
互联网金融的出现也使得传统商业银行面临成为“21世纪灭绝的恐龙”的危机。
 
业内人士称,以数字化为推动的普惠金融代表着中国金融业的未来。或许,只有直面变革、积极推动技术发展、加强监管和规范,才能建立起与新经济相匹配的“新金融”。
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